close
学普及

炖碗逻辑的人生鸡汤

bg

古希腊有一个名叫欧提勒斯的人,他向著名的辩者普罗塔戈拉学法律。两人曾订有合同,约定签合同时交一半学费,另一半学费等欧提勒斯毕业后打赢一场官司时再给。毕业后欧提勒斯迟迟不去打官司,普罗泰戈拉一纸状书把欧提勒斯告上法庭,认为自己一定可以得到另一半学费:

如果这场官司我打赢,那么根据法庭判决,我可以拿到另一半学费;
如果这场官司我打输,那么根据合同约定,我可以拿到另一半学费;
这场官司我或者打赢,或者打输;我都可以拿到另一半学费。

然而欧提勒斯却以另一个辩辞让法庭陷入左右难断的境地:

如果这场官司我打赢,那么根据法庭判决,我可以不用给老师另一半学费;
如果这场官司我打输,那么根据合同约定,我可以不用给老师另一半学费;
这场官司我或者打赢,或者打输;我都可以不用给老师另一半学费。

二难推理以两个充分条件(“如果……,那么……”)和一个选言推理(“或者”),把人陷入进退维谷、左右为难的选择困境中。细究起来,二难推理让人为难的原因在于双重标准。“半费之讼”之困就是因为赢官司与输官司后进行判断时使用了双重标准:合同约定与法庭判决。机智的欧提勒斯巧妙地使用双重标准破了老师的双重标准。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会遇到比“半费之讼”复杂得多的二难推理,不仅是双重标准,还是双重结果,也就是说常常用两个不能兼容的标准让自己选择,做出任何选择之后的结果都让人摇头叹气,扼腕叹息。

这是一个学生硕士毕业时面临的困境:
如果我选择去某乡镇做公务员,那么我读了这么多年书还是回到了农村!
如果我选择读某专业的博士,我三年之后可能找不到工作!
我或者去这个乡镇做公务员,或者读博士;
我或者重回农村,或者三年后找不到工作!!


哲普小餐

可怜的孩子,在人生的关键选择中用二难推理如此为难自己。细究起来,有如下几个方面是他左右为难的原因:

使用了双重标准:是否回农村与能否找到工作。如果只使用一个标准,问题就会简单很多。他可以这么考虑问题:如果我选择去某乡镇做公务员,那么我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如果我选择读某专业的博士,我三年之后可能找不到工作!我或者去做公务员,或者读博士;我或者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或者三年后可能找不到工作!!
他也可以这么考虑问题:

如果我选择去某乡镇做公务员,那么我读了这么多年书还是回到了农村!
如果我选择读某专业的博士,我以后可能在二线城市里面找到一份工作!
我或者去这个乡镇做公务员,或者读博士;
我或者重回农村,或者以后可能在二线城市工作!!

使用了双重标准中的标准的负面因素,避开了积极因素:公务员的稳定性和博士毕业后就业方面的积极因素。他完全可以重新构造一个愉快的进退自如的选择,姑称之为“二喜推理”:

如果我选择去乡镇做公务员,那么我后半辈子衣食无忧!
如果我选择读博士,我以后可能在二线城市找到一份还不错的工作!
我或者去乡镇做公务员,或者读博士;
我或者后半辈子衣食无忧,或者以后可能在二线城市找到一份还不错的工作!!

把“可能”当作“实然”或“必然”而徒增烦扰。“可能找不到工作”与“找不到工作”和“一定找不到工作”之间有很大的不同,不可同一对待。

逻辑思维很强大,不仅需要强有力的大脑,更需要强大的心灵来演绎。同样的假言选言推理的思维模式,却会因为你自己提供的选择项的不同而产生完全不一样的结果,进而给自己的情绪和生活带来不一样的影响。

有人秉着最初提出这个选择项时美好的憧憬,于是对一切都能欣然接受;有人汲汲于拥有理想的一切,于是戚戚于每一种选择的缺陷而烦扰悔恨;有人只用一个标准把问题简单化,于是总能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心安理得;或者,不期许未来的无妄,就能安享当下的实在。

(文: 何纯秀    图: 互联网) 

关键词: featuredtrending
© 2016 厦门大学哲学实验室 版权所有   |   管理员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