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学普及

哲学家的阴谋论

guowai

一位美国的哲学教授与学生之间的对话

教授:你怎么知道你不是活在某个科学家实验室中的缸中之脑?

学生:我当然知道。我不仅能看见身边的事物,我还能听见他们发出的声音。如果我有怀疑,我还可以用手摸到他们的存在。

教授:你怎么知道你的感官是可靠的?假设你真的是缸中之脑,你所有的感知都可以是那个希望你相信这些假象的科学家提供给你的。

学生:有趣的想法!但是我所经历的整个世界都是一个骗局,这概率有多大呢?

教授:再想想,难道你没有经历过梦境或者幻觉,里面经历的事情都和真的一样?你怎么知道你现在不是在另一个梦境或者幻觉中?

学生:我确实经历过那样的梦境,但任何清醒的人也确实知道他此刻并没有在做梦——这个不是常识吗?

教授:但你百分之百确定吗?

学生:就算不是百分之百确定,对我现在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呢?

学生:教授,您怎么知道我们国家的整个政治机器和主流媒体没有被腐败所控制并一起合谋欺骗民众?

教授:我当然知道。我可以看到政治家们在做的事情,听到他们对于政策的看法,以及了解到媒体对这些政策的报道和评论,从而做出自己的分析。

学生:您怎么知道您看到听到的是可靠的信息?假设整个政治机器和主流媒体真的在合谋欺瞒民众,您所看到听到的都可以是那个希望你相信这些假象的政府和媒体提供给你的。

教授:有趣的想法!但是我所经历的整个世界都是一个骗局,这概率有多大呢?

学生:再想想,难道您没有听到一些关于这个体制已经变得多腐败和邪恶的传闻吗?您怎么知道这些传闻不是真的?

教授:确实听到过,但这些不过是阴谋论。我们当然能区分事实和阴谋论——有个东西叫做常识。

学生:但你百分之百确定吗?

教授:就算不是百分之百确定,对我现在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呢?

 

最近的国际政坛风云诡谲,“邮件门”、“闺蜜门”、“披萨门”等各种阴谋论的传闻尘嚣日上。作为“名门正派”的大学学界自然对此类传闻不屑一顾。但哲学家们其实恰恰是一个最大的“阴谋论”的鼓吹者。

 

哲普小餐

这个阴谋论有一个颇为古典的学名——怀疑主义(scepticism)

 

怀疑主义根据它怀疑的对象可以分为很多种。哲学中最著名的怀疑主义,是关于我们能否有知识,尤其是对外部世界的知识。怀疑主义主张我们不知道我们所感知到的那个外部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在漫长的哲学史中,出现了多种怀疑主义的论证。下面我们就介绍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几种。

◊ 缸中之脑论证 ◊

这个论证可以追溯到法国哲学笛卡尔。在他的《沉思录》中,笛卡尔指出我们有可能生活在一个恶魔创造的幻境中。对这个颇为魔幻的故事,当代的哲学家做一点科幻式改编——将“恶魔的世界”替换成了“邪恶科学家的实验缸”。论证从这样一个前提开始:

ž     ·  如果一件事情要成为我们的知识,我们就必须能排除那些对它的合理怀疑(参见笛卡尔进了咖啡屋)。

     ·  我们可能是邪恶科学家实验室中的缸中之脑——这是对我们所感知到的外部世界真实性的合理怀疑。

     ·  我们无法排除这种可能性。 

     ·  所以,我们不知道我们所感知到的外部世界是真实存在的。

这是笛卡尔最强有力的怀疑主义的论证:只要存在哪怕一丁点这样的可能性(无论它有多小),我们都无法说“我们有关于我们所感知到的外部世界真实存在的知识”。

◊ 梦境论证 ◊

一些读者可能觉得“缸中之脑”这样的可能性太过科幻。笛卡尔说:不要紧,我还可以给你一个发生在你真实生活中的可能性——这个可能性就是梦境(或者幻觉)。笛卡尔指出我们在梦境中的经历具有和清醒时的经历相似的真实感,这使得你无法知道你此刻是否是在另一个梦境中。

   ·  在梦境中我们所感知到的事物可以和我们在清醒时所感知到的事物具有同样的真实感。

ž   · 即使我们此刻所感知到的外部世界栩栩如生,我们也无法知道自己不是在又一个梦境中。

   · 所以,我们不知道我们所感知到的外部世界是真实存在的。

虽然笛卡尔提出了许多怀疑主义的论证,但他本人并不相信怀疑论。相反,他试图证明怀疑论是可以被驳倒的。他著名的“我思,故我在”便是这样一种尝试。接下来的两位怀疑论证的提出者,则是地地道道的怀疑论的倡导者。

◊ 标准论证 ◊

英国哲学家大卫·休谟(David Hume)就是这样一位怀疑论者。与笛卡尔试图从理性的思辨中找到知识根基的做法不同,休谟认为我们的感知经验才是知识的根本来源。但正是这种经验主义(empiricism)的立场,使得休谟最终认为我们无法拥有关于外部世界的知识。休谟的怀疑论证被后世的哲学家整理为“标准问题”(the problem of the criterion):

    ž · 如果一个感知经验要成为知识,我们必须知道形成这一经验的方法是可靠的。

ž     · 形成感知经验的方法是我们的感官。

    ž · 我们没有独立于我们的感官的方法来证明我们的感官是可靠的。

     · 我们也不能用感官自己来证明它自己是可靠的(循环论证)。

     · 所以,我们不知道我们所感知到的外部世界是真实存在的。

其实,怀疑论的历史要远早于笛卡尔和休谟,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代。苏格拉底曾有这样一句名言:“我唯一知道的是我的无知!”但是,在另一些古希腊哲学家看来,苏格拉底甚至连“我无知”这个知识也没有。

◊ 无限递归论证 ◊

下面,我们就介绍一下古希腊的怀疑论者阿格里帕(Agrippa the Skeptic)提出的一个著名的“无限递归论证”(Infinite Regress Argument)。它试图证明我们不但没有关于外部世界的知识,我们甚至不能有任何知识。

   ž ·  知识要求有好的理由的支撑。

   ž ·  好的理由本身也必须有其它的好的理由的支撑。

ž    ·  于是,任何一个好的理由要么有无限多个好的理由一层层支撑下去,要么由自己支撑自己,要么最终没有其它的理由来支撑。

    · 不可能有无限多个好的理由,好的理由也不能由自己来支撑或没有支撑。

    ·  所以,我们不可能有任何知识。

“你啥都不知道!”

怎么样,哲学家是不是史上

最大的阴谋论的鼓吹者?

我思

各位亲,在前面的两段对话中,你可以找出几个怀疑主义的论证来呢?

        编辑:晓非

        排版:青芸

关键词: featuredtrending
© 2016 厦门大学哲学实验室 版权所有   |   管理员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