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学普及

朋友圈里的存在主义

%e6%9c%8b%e5%8f%8b%e5%9c%88

能看到这篇小文章的人,显然都是有朋友圈的人。即使你平时不发朋友圈,但现在既然你在浏览朋友圈,就不妨参与到朋友圈所涉及的一些存在主义问题的探讨中来。

萨特在《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中曾提出了他对存在主义基本原则的经典表述:存在先于本质。现在,不妨思考一下我们在朋友圈中的在场方式——发照片、发文字、发链接、发小视频、评论、点赞等。

以上所有的这些都可以被统称为“自为的存在”
自为的存在要求我们作为一个意识主体存在,无生命的物体显然不是自为的存在(玩微博、Facebook、Twitter,不玩朋友圈的人并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

在这一点上,朋友圈是一个外在于我的世界,我不点开它的时候它就只是一些琐碎的图文信息,只有当我参加进去的时候,朋友圈才成为我所熟悉的那个朋友圈。简言之,它原本是无序的,却由于我的参与(点赞/拉黑/屏蔽等)而变得有序,并且我也藉此完成了我的在场。

哲普小餐 

但什么叫“存在先于本质”呢?微信是个人造物,朋友圈是个人造物,甚至连微信账号也是个人造物,它们的本质是程序,而参与其中的人却不是。

也就是说,正因为这些程序与人——这个自为的存在——的关系如此紧密,使得朋友圈成为了分析人类在现实中某些活动的实验室,更不必说朋友圈已经参与到了我们的日常活动中——啊你是某某吧我在某某的朋友圈见过你的图片——因此,毫无疑问,当今朋友圈在人“自为的存在”中占有一席之地。

萨特所说“存在先于本质”的意思是:人首先存在着,遭遇他们自身,出现于世界中,然后再规定他们自己。在本文的特定语境下,这个世界就是朋友圈,而我们在其中存在的方式则是存在主义的。我们首先只是存在,然后我们也不过是成为我们自己把自己造就成的那个样子。

不难看出,在这种创造性的行为中,作为主体的人拥有绝对的自由,而赋予人以尊严性的也恰恰是人的主体性。这是因为我们有选择、创造的自由,所以我们对自己的每个行动都负有完全的责任。

更进一步来说,我们不仅对自己负责,也对他人负责。虽然我们的行动不受任何权威的指导或明确行为规范的制约,但我们毕竟是按照我们应当成为的那样而创造我们自身的。

当然,朋友圈毕竟有它的特殊性,在这里我们所展现的不是完全的自身,而仅仅是冰山一角。因此,在玩转朋友圈的过程中,现实生活中的“人的本性”的本体地位便让渡给了玩朋友圈的真实的个体——我们不再按照“人应当……”去造就自身,而是按照“我希望在别人看起来我是……”来造就自身。

与此同时,我对自身行为所负担的责任则具体化成为“我应当遵循在朋友圈发言的某些规则以维护我在别人眼中的形象”。

尽管这种规则并不是强加于我们的,也不是绝对的,而是我们亲自参与其中并与朋友圈中的好友共同创造的。

也就是说,没有什么早晨必须发早餐晚上必须发美食的规定,我们在什么时候要发什么东西完全可以自为决定,但我们有必要对自己发的东西负责。所以我们才会建立分组,不让爸妈看自己半夜出去喝酒的照片,不让导师看自己没写论文在看电影的照片等等。

我们也由此而处在一种“被抛”的状态中,不知道一个照片或是一条评论会出什么事,也没有所谓的《玩转票圈指南》,却又必须做出选择。

我思 ♠

人的存在毕竟如此,微信不过是个软件罢了,觉得麻烦大不了卸载,生活又该如何呢? 

                                                                                                                                                                                                                                                                                         

                                                文/石静

                                                    排版/青芸

                                                         图片来自网络

                            

关键词: featuredtrending
© 2016 厦门大学哲学实验室 版权所有   |   管理员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