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学普及

机器人该有人权吗?

人与机器

前段日子“阿尔法围棋”的升级系统化名MASTER在弈城围棋网站与人类最顶尖围棋高手对弈,60胜而无一败绩,宣告了围棋这一“人类智慧的最后堡垒”也被人工智能攻陷,一时掀起轩然大波,有人欣喜科技的发展,更有人担忧人工智能未来对人类的挑战。

 

640

然而,阿尔法围棋这一人工智能,无论其围棋水平多么高超,终归是弱人工智能,只能完成特定的任务,它和本文的主角——具有自主意识和情感,能真正推理和思考的强人工智能相比,可谓是天差地别。

电影《变人》(bicentennial man)以机器人安德鲁为核心,用长达200年的时间跨度,向我们讲述了一个拥有自主意识和情感的机器人追求自由,认同和爱情的故事。

很小的时候,我以为这部片子是一个爱情故事,只是为故事中跨越界限的爱恋而感动;而当我近来重温时,却发现其中蕴含了一个很深刻而前卫的哲学思考:

我们应该赋予强人工智能人权吗?

像安德鲁这样的家务机器人,有权利向雇主争取自由吗?

640 (5)

他们有权利从事自己擅长的事务并独立获得报酬吗?

640 (6)

有权利与相爱的人合法生活并为世人所承认吗?

640 (8)

在电影中,安德鲁用了两百年的时间,一步步的改造自己的身体,由铜头铁脑变成血肉之躯,以放弃永恒的生命为代价换来人类社会的最终承认。而这一承认的背后仍然是对机器人人权的无视,倘若不是安德鲁对自身的改造,他仍会被人类社会定义成机器,其追求幸福的权利也不会被认可。

 


 

或许就定义而看,人权适用的范围仅限于人这一物种,不包括人工智能。然而,如果不纠结于字眼,将人权视为生存权,自由权,追求幸福的权利等一些自然权利的集合,讨论这个问题仍是有意义的。

与仅仅具备工具属性的弱人工智能相比,强人工智能和人类在高级智能层面相差无几甚至可能有所超出,那是否可以认为其是一个全新的物种?而这一物种和人类的差异无非是生命表现形式的差别,人类是碳基生命而人工智能是钢铁生命。一样高贵的智慧灵魂,难道仅仅因为载体不同便不能平等地享有权利了吗?

倘若仅仅利用人工智能的价值而不赋予其相应的权利,那么对人工智能的使用就无异于对奴隶的压迫。而纵观人类历史,对下层的过度压迫势必会导致阶级的对立,而随着矛盾的激化,推翻上层阶级的革命终将来临,直到新的维持阶级统治的工具的诞生。倘若这一规律在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关系中同样适用,那么科幻片中所幻想的人机之战或许真的无法避免。

 

640 (9)

或许现在距离强人工智能的出现还为时尚早,但未雨绸缪的思考却是哲学的要义所在。到时候是抱着轻视与偏见肆意压迫强人工智能,还是在其反抗之前寻求人类与人工智能物种生存的平衡,不同的态度可能就将决定人类这一物种的命运。


引用知乎用户summer clover的一句话作为结尾:

当他们自己开始抗争的时候,自然就能争取到“人权”了。无论我们愿不愿意给,我们都不得不让步。

文/吴悦维

排版/青芸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关键词: featuredtrending
© 2016 厦门大学哲学实验室 版权所有   |   管理员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