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学普及

上帝,会微笑。

timg

我们要形容一个人是谁,很简单,可以形容他的外貌,性格等等。但是,当形容的对象是上帝时,我们的语言却变得苍白,贫瘠。上帝,是谁?

上帝是谁,是一个人们试图证明,试图架构,试图驱逐,但谁,却都回答不了的问题。人们说,上帝是不被人所看见的存在,上帝不曾高喊,也不会低语,上帝不会写作,也不会交谈,上帝,不能被理解。可人们也说,上帝是真,是善,是美,是一切。总之,迷迷糊糊,对于上帝,我们似乎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关于宗教,过去的我是抱着一种轻度敌视,重度蔑视的态度来对待,宗教对我而言无非是:反正不要钱,多少信一点。是人们的用于逃避或是功利的选择。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与知识的增加,我羞愧的转变了自负的态度。对于上帝,或是说对于神的探求,可以说是人之所以为人的重要表现。简而言之,因为我们需要认识,所以我们渴望知识;因为我们一无所知,所以我们渴望上帝。对上帝的探求,就是我们曲曲折折的对世界,对社会,对一切的探求。探求上帝,不是一句大而化之的空话,而是我们生活中的点滴。无论是教宗,抑或是我们。

《年轻的教宗》,便讲述了这样一个关于探求的故事。

主角连尼,是一个被嬉皮士父母遗弃在修道院的孤儿,步入中年的他,在梵蒂冈众臣的权力交易下,被推上了教宗的位置。出乎所有人意料,本被当作傀儡看待的连尼,却选择了——庇护十三世,这个象征着极端保守的基督教的称号。而这个称号,宣告着教宗权力的回归。然而宫斗,只是剧中很微小,很微小的一个部分,只是人性的一小部分。正如克尔凯郭尔说的那样,宗教,是为那些能担当起与上帝及自身进行抗争的戏剧性的人而设的。梵蒂冈这座由人建立,用于侍奉上帝的微小而又巨大的城,固然带着世俗的气息,但这世俗的气息,却也正是上帝的气息。在矛盾的背后,我们能看到在这之中的每个人,对上帝的探求。就像剧中说的那样:“我将离你而去,你也将与我渐行渐远,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我们留给这个世界的只有善意的香气”斗争也罢,幼稚也罢,犯错也罢,剧中的人们,内心都有着一块柔软的地方,那是预备给上帝的居所,也是预备给自己以无限的幸福的归处。

抛开剧情,剧中的画面也是美到了一种极致,我不会说基督教是美丽的宗教,但我必须说,在剧中,基督教找到了它无比美丽的一面。

1_meitu_1
2_meitu_2

 

3_meitu_3

4_meitu_4

我们都熟悉马克思的一句话:“宗教是人民的鸦片。”鸦片是毒品,是哄骗人们咧嘴傻笑,流着口水,丧失尊严的催眠剂。因此,这句话常被视为是对宗教的绝对谴责,然而,这句话的原貌是:

“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是没有精神的制度的精神,是人民的鸦片。”

之所以谈到鸦片,是因为马克思想到的不是它的毒性,而是它的药力——鸦片能止痛在马克思看来,痛苦是真实的,因此,宗教并非邪物,而是正在着手解决“人类的苦难”这个问题的一种途径。也只有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关于社会主义社会的构想才能真正被理解:因为苦难是真实的,所以宗教在一个很重要的意义上蕴涵着精神真理,这个精神真理应当变成社会真理。但是,宗教无法胜任这样一个任务,而社会主义,可以。当然,马克思想要取代宗教的做法,与他所否定的宗教相比,并不见得更成熟,但那份对于某种共同真理的探求,却也值得我们为之倾佩。

正如费尔巴哈所阐述的,人从根本上来说是善的,并渴望在他人处表现出来,然而现实却让这些理想难以实现。因此,同样的理想作为上帝的声音,以一种全新的,强有力的形式重新变得真切。这些表达人类真正本性的,同样美丽的理想以宗教的形式回到了现实。

正因为我们背负着苦难,所以才如此的渴望的探求上帝,探求——那份能让我们为之会心一笑的善良。


那么,回到开始的问题,上帝是谁?或许我们永远无法回答。

但,我们可以带着善意,带着迷茫,带着焦虑,不断的探求,不断的接近,最终找到属于自己的宁静,哪怕,只是一弯微微的笑。

最后,引用剧中的一段话作为结尾:

“人们问她,谁是上帝。

    ‘上帝是一条敞开的线’,圣胡安娜如此答道。

那时她只有十四岁。没人能理解她试图表达什么。

随后,孩子们问了濒死的胡安娜许多问题:

我们是生抑或是死?

是疲倦抑或是蓬勃?

是健康抑或是虚弱?

是行善抑或是作恶?

是来日方长抑或是时日无多?

是年轻抑或是衰老?

是纯洁抑或是肮脏?

是愚蠢抑或是智慧?

是真实抑或是虚假?

是贫穷抑或是富裕?

是尊贵抑或是卑微?

是善良抑或是美丽?

是热情抑或是冷漠?

是幸福抑或是晦暗?

是失落抑或是快乐?

是迷惘抑或是坚定?

是男人抑或是女人?

“都不重要”,胡安娜这样回答道。

那时她才十八岁,卧在病榻上等待死亡。

她还补充道,在弥留之际,她眼含热泪说道,

     上帝是不被人所看见的存在,

     上帝不会高声呼喊,

     上帝不会喃喃低语,

     上帝不会写作,

     上帝不会听到声音,

     上帝不会交谈

     上帝,不会安抚我们。

孩子们继续问道,那上帝是谁?

胡安娜回答道,上帝,会微笑。

至此,人们才明白她在说什么。

    现在,我恳求,你们每个人,微笑,微笑,微笑。”

我们仍旧不知道上帝是谁,但我们知道,上帝,会微笑 :)

文/朱晨飞

排版/青芸

图片来自网络


 


 

关键词: featuredtrending
© 2016 厦门大学哲学实验室 版权所有   |   管理员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