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学普及

这届人民真的不行?

timg (3)_meitu_1

在政治哲学史上,有一个经常上头条的热门话题,就是各种政体的排名。

 

政体,是指国家由谁来掌权。由一个人掌权的国家是君主制或独裁制,由少数人掌权的国家是贵族制、寡头制或威权体制,由多数人或所有人共同掌权的国家是民主制。

我们都知道,现在民主政体最流行,在很多排行榜上长期占据榜首的位置。不光西方人讲民主,一些明显很不民主的亚洲国家也标榜民主,比如朝鲜,全称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民主1

支持民主的人经常把“民主”当作“好政体”的代名词。连反对民主的人,有时也不得不承认,民主的确是一种好政体,只是不适合我们的国情……

但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民主获得广泛认可的时间并不长,大概就几十年。一定要从美利坚的开国大典算起的话,也不过两百多年时间,连人类文明史的零头都没有。从古希腊到近现代漫长的两千多年里,受各路大V追捧的一直是君主制、贵族制这些古老的政体,民主政体在圈子里根本没什么人气,大家对它的评价也都不高。

比如古希腊的大V柏拉图,搞过历史上第一个政体排行榜,贵族制排名第一,民主制度排倒数第二。另一个大V亚里士多德,虽然没有搞排行,但给了民主制一个差评(另外两个收到差评的是独裁制和寡头制),认为它是不正确的政治制度。

timg (2)

到了近代,英国的霍布斯又发布了一个新的权威排名,君主制排名榜首,民主制与其他政体并列倒数第一。被我们称作“资产阶级自由主义代表人物”的密尔,随后也明确表态,不支持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他认为,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应当每人多拿几张选票,普通人嘛,每人拿一张半张也就差不多了。

为什么我们现在争相标榜的民主制度,当年遭到那么多大V的抵制?他们抵制的有道理吗?

在讨论这些问题以前,请大家先做两道选择题:

1.如果你想整容,你会选择以下哪种方式?

a)  找一家正规的整形医院,请医生操刀手术

b)  在家自己拿菜刀削

 

2.假设你买了一架私人飞机,准备和家人出游,可是大家都不会开飞机,你们打算怎么做?

a)  雇佣一位职业飞行员为你们驾驶

b)  全家人齐心协力,试着把飞机弄起来

按照常识,两个题目你都会选a,不会选b。理由很简单,整容和驾驶飞机都是技术性极强的工作,我们普通人根本不具备相关的专业知识和技能,亲自上阵无异于毁容或自杀。

读到这篇文章的朋友应该都不需要整容(恭喜你们!),大概也没钱买私人飞机。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大家必定遇到过类似的技术性问题(比如脚踝扭伤、汽车引擎故障等等)。当我们遇到这类问题的时候,经验告诉我们,求助专业人士通常是最合理的选择。专业的事情应该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基于这个常识,一些哲学家提出了疑问:治理国家不也是一件非常专业的事情吗?是不是也应该交给专家来做呢?如果是这样,民主制度就是不合理的,因为它允许不懂治国的普通人参与政治决策。想想看,如果现在你躺在手术台上,准备接受脑部肿瘤手术,你会让医院的所有人(医生、病人、护士、家属、保洁员、保安)一起投票表决从哪里开刀、切除那块肿瘤吗?当然不会。那为什么在同样复杂的政治议题上,我们要让所有人一起投票呢?这不是与手术室的民主投票同样荒唐吗?

以上论证假设了人们不具备政治决策所必需的认知条件(经验、知识和技能),所以我们可以将它称为反对民主的认知论证

我们前面讲过,历史上很多大V都曾经发文抵制民主。认知论证就是他们抵制的一个理由(当然不是唯一的理由,也不是最重要的理由)。比如柏拉图和孟子都提出过类似的认知论证。

我们先来看看柏拉图的论证

柏拉图

柏拉图:如果你要订做一双鞋,你会找谁帮你做?

路人甲:找鞋匠。

柏拉图:铸剑呢?

路人甲:找铁匠。

柏拉图:那治理一个国家呢?难道不是也应该找到相关领域的专家,让他们来做这件事?

路人甲:的确如此。可是我们如何知道哪些人是治国方面的专家呢?

柏拉图:国家最重要的品质是正义,所以知道什么是正义的人就是治国方面的专家。

路人甲:哪些人知道什么是正义呢?

柏拉图:真正的哲学家知道什么是正义。

路人甲:谁是真正的哲学家?

柏拉图:我说了这么多,你觉得呢?

路人甲:……

《孟子》也有一段类似的对话:

孟子

孟子见齐宣王曰:“为巨室,则必使工师求大木。工师得大木,则王喜,以为能胜其任也。匠人斲而小之,则王怒,以为不胜其任矣。夫人幼而学之,壮而欲行之。王曰‘姑舍女所学而从我’,则何如?今有璞玉于此,虽万镒,必使玉人雕琢之。至于治国家,则曰‘姑舍女所学而从我’,则何以异于教玉人雕琢玉哉?”

  这段话翻译为现代汉语,大概是这样:

孟子对齐宣王说:“隔壁国家去年盖政府办公大楼,施工的那几个月,他们的国王每天往工地上跑,事无巨细都要亲自过问,今天教木匠锯木头,明天教工程师画图纸。您觉得,隔壁国王的这种做法合适吗?”

齐宣王说:“肯定不合适。那些木匠从小就学手艺,工程师全是科班出身,建筑水平比他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他这是典型的外行领导内行。”

孟子说:“您说的没错。其实治国也是一样的道理。我研究了几十年政治理论,自认为史上第二懂政治的人,可是最近您却让我学习齐宣王治国思想。这样的做法,与隔壁国王有什么区别呢?”

从这两段引文中我们可以很容易构建出反对民主的认知论证。

专业的事情应该交给专业人士处理,治国是专业的事情,所以应该把国家交给懂得治国的专业人士。由于普通人民大多数不是政治方面的专才,所以国家不应该由全体人民来统治。

用更简单的话来说,柏拉图和孟子都认为,这届人民不行,国家大事不能由他们作主。

我思

–如果你拥护民主,你会如何反驳认知论证?

–如果你反对民主,你觉得认知论证可能会遭到民主支持者的哪些反驳?你会如何应对这些。

文/章晟

排版/青芸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关键词: featuredtrending
© 2016 厦门大学哲学实验室 版权所有   |   管理员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