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学普及

一篇成名的葛梯尔教授

葛提尔问题

许多人觉得大学教员生活悠闲,时常谈笑风生,幸福感满满。殊不知冷暖自知,大学教员身上有着巨大的科研压力,publish or perish。在出版著名论文《确证的真信念是知识吗?》之前,葛梯尔教授便是愁苦异常。当时还是韦恩州立大学普通教员的葛梯尔先生,有一次和他的同事普兰廷加教授一起喝咖啡,谈及他自己没有出版物,即将面临解职的危险。他认为自己关于传统知识定义的一些小反例不足以改变现状,但普兰廷加鼓励他发表这些想法。于是葛梯尔将他的想法整理为一篇两页半的短文章,投给了《分析》杂志,并很快在被接收并发表。

此文的发表引发了知识论学界的大地震,文章的引用率扶摇直上,成为了所有知识论研究关注的焦点。正所谓,“瓦片也有翻身日,东风也有转南时。平地一声雷,陡然而富,转眼富家翁”葛梯尔先生有名了!

知识概念的三元分析

在葛梯尔这篇论文发表以前,西方知识论学界对于知识概念持有一种三元分析的传统,即把知识定义为确证的真信念(justified true belief),英文中常被简称为JTB理论。

       JTB 理论认为,一个主体S知道一个命题p,当且仅当:
      1)   p是真的;

      2)   S相信p;

      3)   S关于p的信念是确证的。

但葛梯尔的论文表明,JTB理论规定的三个条件并不是知识的充分条件。我们来看两个例子。

  五 怪 之 死

在《射雕英雄传》中有一个场景,我们姑且称之为“五怪之死”。杨康和欧阳锋来到桃花岛,设计杀死了江南七怪并嫁祸给黄药师。不过,七怪之首柯镇恶有幸逃出了桃花岛。(说到这里,老师我很不解,一个瞎子是怎么离开桃花岛,如何实现逃生细节,实在是费解。)无论如何,就老大柯镇恶跑了,剩下五怪就惨遭毒手。

“南希仁仰起脖子,竭力要想说话,但嘴唇始终无法张开,撑持片刻,头一沉,往后便倒。郭靖叫了几声“四师父”,抢着要去相扶。黄蓉在旁看得清楚,说道:“你师父在写字。”郭靖眼光斜过,果见南希仁右手食指慢慢在泥上划字,月光下见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写道:“杀……我……者……乃……”黄蓉看着他努力移动手指,心中怦怦乱跳,突然想起:“他身在桃花岛上,就是最笨之人,也会知道是我爹爹杀他。可是他命在顷刻,还要尽最后的力气来写杀他之人的姓名,难道凶手另有其人吗?”凝神瞧着他的手指,眼见手指越动越是无力,心中不住祷祝:“如他要写别人姓名,千万快写出来。”只见他写到第五个字时,在左上角短短的一划一直,写了个小小的“十”字,手指一颤,就此僵直不动了。郭靖一直跪在地上抱着他,只觉得他身子一阵剧烈的抽搐,再无呼吸,眼望着这小小的“十”字,叫道:“四师父,我知道你要写个‘黄’字,你是要写个‘黄’字!”扑在南希仁身上,纵声大恸。”

——《射雕英雄传》(第三十四回 岛上巨变)

五怪之中那个南希仁临死前在地上写了一个“十”,意指杨康是凶手。但是神勇憨直的郭大侠一口认定南希仁要写的是一个“黄”字,因为“黄”的前两笔就是一横一竖。而且杨康和欧阳锋所设计的其他陷阱也指向了黄药师,使得郭大侠更加确信黄药师就是凶手。

既然郭靖相信黄药师是凶手,那么他也当然会相信“那个姓氏笔画前两笔为一横一竖的人是凶手”。可是,郭靖的后一个信念是知识吗?

根据JTB的定义,郭靖的这个信念的确是知识,因为它满足了以下三个条件:

       1)   T:命题“那个姓氏笔画前两笔为一横一竖的人是凶手”是真的;

       2)   B:郭靖相信这个命题;

       3)   J:郭靖关于这个命题的信念是确证的。

不过,我们的直觉会认为,郭靖并不知道“那个姓氏笔画前两笔为一横一竖的人是凶手”。

郭靖的信念确证来自于他以往对于黄药师的印象,以及黄药师自身对于江南七怪的贬低言语。不过我们要注意到,这些证据与“那个姓氏笔画前两笔为一横一竖的人是凶手”这个命题的真之条件,即杨康和欧阳锋杀死了江南五怪,没有一致性联系。我们不能因言定罪。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认为郭靖并不了解桃花岛巨变的真相。

在这个案例中,引发郭靖误会的罪魁祸首是一个摹状词“那个姓氏笔画前两笔为一横一竖的人”,它是有指称歧义的。在现实世界中,它指向了杨康;在郭靖的思想世界中,它指向了黄药师。如果南希仁写的是“杨康是凶手”,那就没有疑问了。因为“杨康”是专名,排除同名同姓的情况,它指向了金国小王子杨康。所以,这个例子构成了JTB理论的一个反例。

一个进一步的问题就是,如果目标命题中只包含了专名,是不是就不会出现葛梯尔型反例呢?下一个例子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析 取 反 例  

在析取反例中,当事人史密斯的公司同事琼斯时常驾驶着一辆福特轿车接送他,据此史密斯相信琼斯拥有一辆福特轿车。公司的另一个同事询问史密斯:“琼斯拥有一辆福特轿车或者布朗在巴塞罗那,这个命题是真的吗?”史密斯根据自己的证据逻辑知识,判定这个命题为真并且相信了该命题。

事实上,琼斯的车子是租来的,他并不拥有该汽车,与此没有联系的另一个事实是布朗正在巴塞罗那。

根据JTB定义,

       1)   T:命题“琼斯拥有一辆福特轿车或者布朗在巴塞罗那”是真的;

       2)   B:史密斯相信这个命题;

       3)   J:史密斯相信这个命题是确证的。

紧随而来的问题就是:史密斯知道琼斯拥有一辆福特轿车或者布朗在巴塞罗那吗?在这个案例中,目标命题“琼斯拥有一辆福特轿车或者布朗在巴塞罗那” 中只包含了专名“琼斯”,但是它仍然出现了我们在上一个反例中所分析出现的情况——信念确证与命题的真之条件出现了冲突。

在本案例中,史密斯的信念确证来自于他相信琼斯拥有一辆福特轿车,而目标命题的真之条件却是布朗在巴塞罗那。两者之间仍然没有一致联系。

♦ 哲 普 小 餐 ♦

一篇成名的葛梯尔教授为我们留下了当代知识论研究的核心问题——葛梯尔问题,以及当代知识论研究的基本方法——思想实验。知识论学家们对于葛梯尔问题可谓是绞尽脑汁,提出了诸多解答方案,试图对于知识概念给出一个完满方案,但这些方案往往遭到某个坐在阴暗角落里头的小伙子所提出的思想反例所击败。既然出现了思想反例症状,知识论学家们必须使用分析方法来找寻病因,查找出致病要素。他们觉得,确证概念就是那个致病因素。对于确证概念的研究衍生出了内在主义与外在主义这两大知识论流派。前者讲究“内功心法”,强调认知确证的源泉是认知主体的内在心灵状态,这些心灵状态是可及的,即可意识到的、可觉察到的。在内在主义中,基础主义一致主义又构成了两大竞争对手。基础主义主张存在着一些无需确证或自我确证的基础信念,这些基础信念确证了其他信念,即导出信念,并使得这些导出信念成为了知识。当然,基础信念本身也被视为知识。但这种信念分类似乎造成了阶级对立,作为“权贵阶层”的基础信念单向度地给予了“平民阶层”的导出信念以确证支持。这种对立做法遭到了强调“众生平等”的一致主义的反对。一致主义主张信念的确证在于它是否与整个信念系统是一致的。

基础主义可以形象地比喻成一座金字塔,位于塔基的基础信念支撑着塔基之上的导出信念。但是一座金字塔要是坚固的,作为塔基的基础信念必须又多又稳固,这造成一个困局,作为“权贵阶层”的基础信念的数量如果大于作为“平民阶层”的导出信念,这个格局如何长久下去。

一致主义则可以比喻成一个竹筏,信念彼此之间捆在一起,它们彼此支撑,互相扶持。但是一致主义也面临着它自己的问题——构想一个一致的信念系统,它可能是与世界无关的。例如,《西游记》的世界便构成了一个孤立系统。

与内在主义不同,外在主义强调“炼身锻体”,只有外在的气力才是实在的,别的都是虚的。

外在主义主张认知确证来自于外在于认知主体的认知机制,而不是你可以用内省、感知或记忆所得到的心灵状态。这种认知机制往往是可靠的。外在主义给支持者们带来了智力上的平等主义,但也给他们带来了烦恼,那就是我们可能变得独断论。让我们运用葛梯尔教授教导我们的思想实验方法来考察外在主义。


 特鲁特普案例

有一天,查尔斯突然被一块掉下来的石头砸中了,随之他的大脑发生了重大变化,以至于无论什么时候在评定温度这一点上,他总是绝对正确的。查尔斯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大脑已经变成了这种情况。几周过后,这个变化了的大脑使他相信他的房间温度是71度。事实上,当时他的房间温度就是71度。查尔斯真的知道他的房间温度是71度吗?

按照外在主义理论,查尔斯的认知机制是外在的且可靠的,总能探知正确的温度。但是查尔斯对于这个认知机制完全没有理解,在这种情况下,查尔斯被认为并不拥有相关知识。

思想实验方法是分析知识论的主流方法。通过构造某些思想实验,它们符合理论要求,理应得到相应结论,但却与认知直觉高度相悖,进而迫使我们反思相关理论的合理性。这种方法在扶手椅哲学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以思想实验为场景,对它的语境进行调查研究也构成了实验知识论的背景板与操作台。

◊ 我 思 ◊

葛梯尔问题已经发表五十多年了,知识论学家们已经厌倦了“反例对反例”的研究策略。知识论学家们该何去何从?

文/郑伟平

编辑/谷青芸

图片来自网络

关键词: featuredtrending
© 2016 厦门大学哲学实验室 版权所有   |   管理员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