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学普及

本质主义 | 本质 vs 偶然

1

本质主义  essentialism

2

实在的结构是什么?是什么属性让事物成为它本身?或者按照哲学家们的习惯性说法,是什么属性让事物不成为它们本身以外的事物?

 

 

亚里士多德提出了本质属性偶性的区别。他把没有某个属性事物就不成其本身的叫做本质属性,把决定事物是怎么样的而不是它是什么的属性叫做偶性。

比如说,亚里士多德认为理性是人的本质属性,因为苏格拉底是人,所以苏格拉底的理性对于他是苏格拉底而言是本质的。如果没有理性,苏格拉底就不是苏格拉底了。他甚至不是一个人,所以怎么能把他叫做苏格拉底呢?

 

4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亚里士多德认为苏格拉底的扁鼻子属性纯粹是偶然的;扁鼻子只是苏格拉底外在的一部分,对于苏格拉底成或不成其本身而言,扁鼻子不是本质的。换一种说法,如果拿走苏格拉底的理性,他就不再是苏格拉底了;但如果让苏格拉底做整形手术,他就是一个动过鼻子的苏格拉底。

 

这让我想起一个笑话:

 

当汤普森到了古稀之年,为了活更久,他决定彻底改变他的生活方式。他制定了一份严格的饮食计划、跑步、游泳以及享受日光浴。在短短的三个月内,汤普森减了30磅,腰围小了6英尺,胸围大了5英尺,一身古铜色的皮肤,变得阳光健美。他决定以理一个运动式的发型结束他的健康生活改造,当他从发廊走出来的时候,被一辆巴士撞倒了。

 

当他弥留之际,他哭诉道:“上帝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这时一个声音悠悠地从天堂间传来,回答道:“实话告诉你吧汤普森,我都不知道你是谁 。”

可怜的汤普森看起来已经改变了他的所有偶性,但我们依然知道他本质上还是那个汤普森,汤普森他自己也知道。事实上,这个笑话最本质的就是汤普森是被撞身亡的,讽刺的是我们心中认为是全知的上帝并不认识他。

 

4

 

按照同样的“套路”,还有一系列围绕本质属性和偶性的区别的笑话。

 

贝拉:乔伊,我这个谜语考考你,什么东西是绿色的,挂在墙上,还能吹口哨?

乔伊:唔……我放弃。

贝拉:是鲱鱼。

乔伊:但鲱鱼不是绿色的。

贝拉:那你可以把它涂成绿色啊。

乔伊:但鲱鱼不是挂在墙上的。

贝拉:那你就在墙上钉个钉子,把它挂在墙上。

乔伊:但是鲱鱼总不会吹口哨吧!

贝拉:它是不会吹口哨,那又怎样?(也就是说贝拉把鲱鱼会不会吹口哨当成偶性,这个属性不影响鲱鱼的本质。)

觉得这个笑话太冷?


改头换面之后,它或许就是美国哲学协会年会上的论题呢!

 

 

贝拉:一个事物X,是绿色的,有墙体附着性以及吹口哨能力,请问它是什么?

乔伊:我不能找到任何一个符合这一描述的事物。

贝拉:是鲱鱼。

乔伊:但鲱鱼没有绿色的属性啊?

贝拉:这不是鲱鱼的本质属性,但是,乔伊,一条鲱鱼可以偶然地变绿不是吗?如果你试试替它上色,你就知道了。

乔伊:但鲱鱼没有墙体附着性

贝拉:但如果你偶然地把它钉在了墙上呢?

乔伊:你怎么可能偶然地把一条鲱鱼钉在墙上?

贝拉:相信我,什么事都是可能发生的,这就是哲学。

乔伊:好吧,但鲱鱼总不会吹口哨吧,不论多么偶然。

贝拉:难道你还要去告我不成?

 

有时候一个事物的某些属性乍一看是偶性,但事实证明这些属性只有在一些特定的限制中才是偶性。

 

来看看下面这个笑话

“为什么一头大象是大的,灰的而且有皱皮的?”

“因为如果它是小的,白的而且是圆润的,那么它就是一片阿斯匹林了。”

12

 

我们可以从小的角度想象出一头大象,我们会叫它“小象”。我们也可以从一个有点儿灰白的角度想象出一头大象,我们会叫它“有点儿灰白色的象”。一头皮不皱的大象可以被称为“非皱皮的象”。也就是说,大、灰和皱皮这几种属性不符合亚里士多德所说的从本质上定义一头大象,因为它们只是在描述一头象是什么样的,不论是普遍的属性或偶然的属性。

但这个笑话告诉我们,这种说法只有在一定情况下是正确的。

4

一个小的、白的以及圆润如阿司匹林的东西不可能是一头象,当我们面对这样一个东西时,我们也不会真的去问“波比,你是在吞一颗阿司匹林?还是一头异型的象?”

 

这里的问题在于大、灰以及皱皮这几种属性作为一头象的本质属性并不准确。在决定一个事物是或不是象的种种属性中,这几种属性只能算是一种特定的尺寸范围或颜色范围。至于皱皮嘛,可能是一条绿色的鲱鱼或者一条会吹口哨的鲱鱼的属性吧。

 

 

翻译|段文昕

排版 | 谷青芸

图片来自网络

关键词: featuredtrending
© 2016 厦门大学哲学实验室 版权所有   |   管理员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