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哲学普及

学普及

从一而终与“同一性”问题

00

“那霸王风云一世,临到头,就剩下一匹马和一个女人还跟着他!霸王让乌骓马逃命,乌骓马不去!让虞姬走人,虞姬不肯。那虞姬最后一次为霸王斟酒,最后一次为霸王舞剑,而后拔剑自刎,从一而终啊!”

阅读全文
学普及

本质主义 | 本质 vs 偶然

1

本质主义  essentialism

2

实在的结构是什么?是什么属性让事物成为它本身?或者按照哲学家们的习惯性说法,是什么属性让事物不成为它们本身以外的事物?

 

阅读全文
学普及

形而上学|目的论

亚里士多德

这次的哲普小餐推文和以往有点不同

文章内容来自这本书:

<Plato and a Platypus Walk into a Bar… >

形而上学

从书名和封面可以看出它并不是严肃地谈论着理论

书里用了大量的小故事来阐述理论

关于每一种理论的介绍篇幅也不长

非常推荐给对哲学感兴趣的同学作为日常读物

里面的black jokes让理解哲学变得更轻松了

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形而上学中的目的论

阅读全文
学普及

一篇成名的葛梯尔教授

葛提尔问题

许多人觉得大学教员生活悠闲,时常谈笑风生,幸福感满满。殊不知冷暖自知,大学教员身上有着巨大的科研压力,publish or perish。在出版著名论文《确证的真信念是知识吗?》之前,葛梯尔教授便是愁苦异常。当时还是韦恩州立大学普通教员的葛梯尔先生,有一次和他的同事普兰廷加教授一起喝咖啡,谈及他自己没有出版物,即将面临解职的危险。他认为自己关于传统知识定义的一些小反例不足以改变现状,但普兰廷加鼓励他发表这些想法。于是葛梯尔将他的想法整理为一篇两页半的短文章,投给了《分析》杂志,并很快在被接收并发表。

此文的发表引发了知识论学界的大地震,文章的引用率扶摇直上,成为了所有知识论研究关注的焦点。正所谓,“瓦片也有翻身日,东风也有转南时。平地一声雷,陡然而富,转眼富家翁”葛梯尔先生有名了!

阅读全文
学普及

这届人民真的不行?

timg (3)_meitu_1

在政治哲学史上,有一个经常上头条的热门话题,就是各种政体的排名。

 

政体,是指国家由谁来掌权。由一个人掌权的国家是君主制或独裁制,由少数人掌权的国家是贵族制、寡头制或威权体制,由多数人或所有人共同掌权的国家是民主制。

我们都知道,现在民主政体最流行,在很多排行榜上长期占据榜首的位置。不光西方人讲民主,一些明显很不民主的亚洲国家也标榜民主,比如朝鲜,全称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阅读全文
学普及

含冤千载的庄子

庄子_meitu_1 (2)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

庄子:“鲦鱼出游从容,是鱼乐也。”

惠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庄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惠子:“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不知鱼之乐,全矣。”

庄子:“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庄子•秋水》

知道庄子的人,相信都不陌生庄子和惠子这一段著名的舌战。起因是不专心散步的庄子突然对水里的白条子产生了兴趣,大发感叹:“瞧它们一起出门多开心。”

阅读全文
学普及

上帝,会微笑。

timg

我们要形容一个人是谁,很简单,可以形容他的外貌,性格等等。但是,当形容的对象是上帝时,我们的语言却变得苍白,贫瘠。上帝,是谁?

上帝是谁,是一个人们试图证明,试图架构,试图驱逐,但谁,却都回答不了的问题。人们说,上帝是不被人所看见的存在,上帝不曾高喊,也不会低语,上帝不会写作,也不会交谈,上帝,不能被理解。可人们也说,上帝是真,是善,是美,是一切。总之,迷迷糊糊,对于上帝,我们似乎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关于宗教,过去的我是抱着一种轻度敌视,重度蔑视的态度来对待,宗教对我而言无非是:反正不要钱,多少信一点。是人们的用于逃避或是功利的选择。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与知识的增加,我羞愧的转变了自负的态度。对于上帝,或是说对于神的探求,可以说是人之所以为人的重要表现。简而言之,因为我们需要认识,所以我们渴望知识;因为我们一无所知,所以我们渴望上帝。对上帝的探求,就是我们曲曲折折的对世界,对社会,对一切的探求。探求上帝,不是一句大而化之的空话,而是我们生活中的点滴。无论是教宗,抑或是我们。

阅读全文
© 2016 厦门大学哲学实验室 版权所有   |   管理员入口